晓庄公告:
今天是:
    • 杰出校友

一个作家的足迹——庞瑞垠人生、创作片段

发布者:李志兵发布时间:2014-11-17浏览次数:316

   

庞瑞垠,1939130生于江苏江宁,1952年至1955年就读于南京晓庄师范学校。195745,于教育部主办的《教师报》发表处女作——诗《学校》。1975年至1980年任《江苏文艺》、《雨花》副主编。曾任江苏省文联创作研究中心主任,现为国家一级作家、江苏省作家协会理事、江苏省大众文学学会会长。《大众文学》杂志主编。

1980年从事专业创作,著有长篇小说《危城》、《寒星》、《落日》、《逐鹿金陵》、《秦淮世家》、《浮世烟雨》、《红尘男女》等十二部,短篇小说《东平之死》,传记文学《早年周恩来》,报告文学《姚迁之死》、《陈布雷之死》、《光明行》、《华西纪事》等,逾千万字。其中《逐鹿金陵》荣获“八五”期间全国优秀长篇小说奖,并入围第四届“茅盾文学”奖评选名单,《早年周恩来》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江苏省第一届“紫金山文学”奖,《秦淮世家》获江苏省第二届“紫金山文学”奖。

1993年获江苏省人民政府颁发“中青年有突出贡献专家”称号,1994年获国务院颁发“政府特殊津贴”(终身享受)。

一个作家的足迹

——庞瑞垠人生、创作片段

朱子南

难忘的童年

庞瑞垠,1939111日出生于江苏省江宁县白鹤村,此处距发掘出“南京猿人”头骨的汤山仅18里,离南京城也只有60里,是一座山青水秀的村庄,有三百多户人家,多属汤、庞两姓。汤姓历来为书香门第,留有大批线装古籍,汤姓大族破落后,祖传典籍也都流失了!但少年庞瑞垠却有幸拣到《古文观止》、《唐文粹简编》、《花间集》等书。在一位人称“水镜先生”的汤姓塾师那里他得到了他最初的文学启蒙。他没有从《三字经》、《百家姓》这些读物开始识字,而是在塾师讲解的《祭十二郎文》、《岳阳楼记》、《赤壁赋》等文章中朦胧地产生了对文学作品的兴趣。

他的父亲庞祥元,字复初,18岁离家到附近的湖熟镇一家杂货店做学徒,后逐步当上“管家”(类似如今的总帐会计)。抗战期间颠沛流离,一度做过皮革工人,直到1948年失业返里。为人豪爽、豁达,有侠义心肠,擅长办理文案、排难解纷,在乡间颇有声望。于困顿的生活中竭尽全力供儿子上学读书,引他上进。父亲的性格及其对儿子的期望,深深的烙印在庞瑞垠的印象里,以至现今回忆起来,仍认为父亲是他童心中的第一号伟人,对他的成长有着深刻的影响。

童年,庞瑞垠更多接触的是他的母亲。母亲贤淑宽仁、刻苦勤勉,女工在周围乡邻中是一流的,后曾一度以她的女工收入维持一家生计。儿时,庞瑞垠也常依偎在祖母和母亲身边,听她们讲述那古老而神秘的民间故事,其中有正义战胜邪恶的,有轮回报应的,有成仁取义的,这是对他人生的另一种启蒙了。稍长,他才从这些荒诞怪异的民间口头文学中悟到了其中所蕴含的哲学意味。

求学之路

村上只有初小。读高小,要到六七里路远的湄塘小学去。两年间,他独自一人,风雨无阻,直到毕业。1952年,他同时考取了南京市一中与南京晓庄师范。读师范不收学费,且有伙食供应,家境贫寒的他选择了后者。入学的第一天,他参观了设在校园内的“陶行知纪念馆”又凭吊了“陶墓”,陶行知“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的伟大人格,使他感到从未有过的震撼,并深深感到作为晓师一员的光荣。他立志要像陶行知那样服务于教育事业。求学期间,他的爱好是多方面的,泥塑、考古、天文、写作都沾上点边儿。从晓师到家乡有80里路,一年之内往返三、四次。来回他总是步行,这培养了他的坚韧和耐劳。每次途经“世界第一”的“阳山碑材”,总令他流连忘返,油然而生对古代工匠的仰慕。1955年,他转学南京师范学校,在“向科学进军”的号召声中,与一些作家、画家、记者的晤谈,又使他萌生了当作家的愿望,读过的诸多中外古今名著,也在心中躁动起来,恨不得也拿起笔来立马千言,一挥而就。临近毕业的最后一学期,国家在中等学校招考飞行员,平时害怕体育课、看上去病恹恹的庞瑞垠,竟“过五关斩六将”在相当严格的体检中一路畅通无阻(全市通过者仅7人)。自然,政审也是合格的,就在即将离开南京开赴航校前夕,消息走漏了,母亲来到学校,坚决不让他去。磨蹭数日,只好作罢。当年,他若如愿以偿,想必走的是另外一条生活道路了。

动荡的年代

师范毕业,他响应“把文化的种子撒遍苏北大地”的号召,暂时压抑了对文学的追求。主动报名,去了本省最北的新沂,开始了他的小学教员生涯。徉徜在坦平广袤的苏北平原上,胸襟为之开阔。

在小学两年,他一面教书,一面自学高中课程,再有,就是抽时间写作——诗。没有电灯,在电石灯或煤油灯的照明下,每晚都要过了子夜入眠,并乐此不倦。诗作,不断往外寄,不断退回来,但他并不沮丧,百折不回,终于在195745,于教育部主办的《教师报》上读到了他的处女作,诗《学校》,在他的文学生涯上划下了第一道痕迹。他因此也成了这个偏远小镇的名人。然而,他只风光了一阵子。在其后的整风鸣放中,他的童言无忌竟招来整整两面山墙的大字报,他成了批斗对象。这时他还不足18周岁,幸亏担任整风领导小组成员的区文教助理王明道了解他,保护了他,使他免遭灭顶之灾。然而,就是这个王明道,却于“文革”中死于非命。“好人一生平安”?好人一生不平安!

接着,庞瑞垠经历了三年狂热的“大跃进”和饥饿的困难时期。对天灾人祸有切肤之痛并逐步有了理性认识。

1960年秋,他考取了徐州师范学院中文系,担任学生总会执委兼学习部长,并与志同道合者成立了“萌芽文学社”,被推为社长。此外,他又出任学院文工团艺术指导,导演了曹禺的《日出》和杜宣的《动荡的年代》,并在市内最大的彭城剧院公开演出。同时,他还就长篇小说《归家》、话剧《青年的一代》撰述评论。时不时有作品发表。那真是一个难忘的年代,使人从极度贫乏的物质生活境遇中,窥出他狂飙突进,意气风发的姿影,而发表于1963年《边疆文艺》上的《〈归家〉漫评》,于今看来,也令人服膺他并不一般的胆识及其执义仗言的秉性。

1964年,大学毕业了!作为培养“接班人”组织路线青睐的一分子,他被分配在江苏省委宣传部,但未到宣传部上班,而是去了基层,先后在句容、溧水搞了两期“社会主义教育活动”,1965年底,调至江苏省作家协会。随后又去了无锡农村,拟写作反映大面积高产典型的长篇小说,呆了两个月,回到省城参加“政治与业务”之大辩论。不久,《5·16通知》下达,遂参加了文化大革命。“文革”中,作为“修正主义苗子”受到冲击,检查、交代,没完没了,甚至春节也不让回家,而是关在“总统府”子超楼一侧的平房内接受审查。后虽“革命”,却被斥为“老保翻天”,备受打压。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政治倾轧中,他看清了各色人等的淋漓尽致的表演,丰富了他的人生体验。事隔若干年后,他惊异于一些为造反派摇鹅毛扇的人居然装扮成受迫害者招摇过市,也居然为自己混得各种头衔和荣誉,另他忍俊不禁,哑然失笑。

1968104,他随省级机关人员一道下放到金坛农村。搞所谓“斗批改”,后又去了位于镇江附近的桥头镇“五七干校”,继续“斗批改”,直到19701月,调入省出版局从事编辑工作。

创作生涯

1974年下半年,庞瑞垠受命筹备省级文艺刊物《江苏文艺》。19751月,该刊正式面世,他出任副主编,主持笔政。197810月,在他主持下,《江苏文艺》恢复《雨花》刊名。1980年初,他离开《雨花》,从事专业创作。出版了散文集《梅园的黎明》,荒疏了多年的笔,这才初露锋芒。旋而,他又不断寻找创作切入点,1981年刊于《花城》的中篇小说《我们还会重逢》,成为他调整心态后的新的收获。此后,他又穿插进行报告文学的写作,但小说创作却一直未曾间断。短篇小说《东平之死》于1984年第5期《当代》发表后,声誉雀起,他终于找到了实现自我的感觉,这是他创作上的一个转折,也是他人生的一个转折。《东平之死》在评论界引起了较为强烈的反响,被认为是“在同类或近似的题材上”“有着一种历史性的突破”。这使他颇感欣慰和鼓舞。接着,他在1985年第8期《文汇月刊》上发表了《姚迁之死》。或许是他父亲的遗传因子在他身上起了作用。他掠诧于“文革”结束8年后,竟然又出现了诬陷知识分子极左的一套。这使他难以平静,遂搁置正在创作的一部长篇小说,而倾全力将这一冤案公之于世。作品的发表使他舒了一口气,但是,为避免已有的恐吓变成事实,他有40多个夜晚足不出户。诚哉,中国文坛之可悲!

庞瑞垠走上文学之路,最初的习作是诗,但最喜欢的文学样式是报告文学。还在晓庄师范时,他就读过约翰·里德的《震撼世界的十日》,之后,又读了译自苏联的《区里的日常生活》等作品。他喜爱夏衍的《包身工》和宋之的《一九三六年春在太原》以及华山的《英雄的十月》、《踏辽河千里雪》。他认为:“报告文学最难写,贴近生活,火辣辣的,人物真实可信,就如同站在身边,也能干预生活。”于是,《沉沦女》、《物价魔方》、《备忘:1991大洪荒》相继发表。以刊于《钟山》的《沉沦女》来说,被看作是建国四十年来以纪实手法所写的第一篇反映卖淫这一社会问题的作品。作者站在人道主义立场,对失足者的痛苦与挣扎作了深层次的扫描与揭示,也对其甘愿堕落,难以自拔的心态作了深刻剖析,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走向辉煌

标志着他创作上成熟的是长篇小说《危城》的出版。这是“故都三部曲”的第一部,他为此倾注了全部心血。这是继《青春之歌》之后,一部描写四十年代学生运动的力作。故事以南京为背景,在纵横交错的线索中突出人物形象,这部小说,被评论界誉为“填补了我国现代文学的一个空白”、“是现实主义的胜利”、“新的《青春之歌》”。获1986年穗版图书文学类一等奖,有42家电台作了联播。“故都三部曲”之二的《寒星》与之三的《落日》于1987年、1990年相继出版。《寒星》由江苏电视台拍摄为8集同名电视连续剧,在中央电视台和多家省、市电视台播映。

他进入了创作的高峰期。心态的平和,经验的积淀,使他得以潜心构思。1991年,长篇小说《沼泽地》(又名《女模特之恋》)和《孤旅》(又名《漂泊少女》)分别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和《百花洲》杂志刊发(后者不久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单行本)。紧接着,百花文艺出版社又出版了他的长篇小说《逐鹿金陵》,此作获天津市优秀图书奖,并入围第四届“茅盾文学奖”的评选。199512月,江苏教育出版社又出版了他的《早年周恩来》,这是国内外迄今为止反映童年、少年、青年周恩来最为详实的一部传记文学,了却了他多年的心愿。它出版后,好评如潮,有论者认为,“该书内容坚实丰厚,历史氛围逼真,文字典雅流畅,可谓是力作”;还有学者评论,“这部作品在传记、历史、文学的结合上达到了相当的高度,是思想性、学术性和文学性相统一的优秀之作”;也有专家认为“它体现了现代传记的要求,对我国传记文学已取得的成绩是一种超越。”这一作品获得1996年度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中图书类一等奖第一名。

从发表处女作的1957年算起,庞瑞垠已走过40年创作道路。其中专业创作已有17年,先后发表出版了近600万字的作品。他的创作力求在宏阔复杂的背景上勾勒出社会的演变与个体生命的骚动,以显示凝重的历史感与丰厚的形象感。其表现手法既求变化又保持着独持的冼炼,浑厚的风格。

他曾总结自己的创作历程,先是回避阴暗面而单纯地描写光明,继而是在作品中增强批判意识,时至今日,他追求的是脱离意识形态的规范,以作家的良知和社会责任感,描绘现实,抒写历史。

庞瑞垠1973623加入中国共产党,198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系国家一级作家并作为有突出贡献的专家,终身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中国文学家辞典》等多种文学艺术辞典都收有他的条目,且被收入1996年《中国人物年鉴》。

目前,庞瑞垠正埋头写作百万字规模的《秦淮世家》三部曲,第一部已告罄。它的时间跨度为整个20世纪,试图通过一个大家族五代人的荣辱沉浮,写出一座城市的百年沧桑变革,他希望写成文学的《清明上河图》。祝愿这部作品早日问世。

(本文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1997422于苏州